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敬覆彭明輝教授"有核不可"回函


本人於上週致函天下雜誌殷董事長討論天下出版彭明輝教授“有核不可”一書並於週一公布於本部落格“給殷允芃董事長的公開信 - 兼覆天下雜誌“有核不可”函”。彭明輝教授隨即於其部落格回覆本人對該書之質疑“關於「台灣能源」部落格的批評http://mhperng.blogspot.tw/2014/02/blog-post_6428.html

本人抱著很大期望閱讀彭教授大文,很希望彭教授能提出有力論證,雙方對國家能源/核能政策進行建設性對話與討論。但本人一讀到彭教授在文章開頭即使用“抹黑”手段,意圖以本人服務的公司與台電“關係非比尋常”來否定本人論述,本人立即知道個人對雙方建設性討論的期望是落空了彭教授顯然在“主戰場”沒牌打了,只能使出“抹黑”手段,本人深深為彭教授感到不值,至表失望。


以今日台電在台灣的份量,國內懂得能源/電力的個人與單位,和台電能毫無業務往來嗎?依彭教授之意,今日社會中真正了解能源/電力的專業人士都應住嘴如彭教授般毫無能源相關經驗的人才有資格討論能源政策?此種邏輯個人實感困惑。

細心的人可能會注意到吉興公司是“火力專業顧問公司”,今日政府如落實“無核家園”政策所造成20%的供電缺口只能以加速興建火力機組填補,本公司必將業務鼎盛但以一介能源老兵身份,個人深知能源多元化的重要,也深知核能對我國的重要個人深信國家利益優先於公司利益,在部落格大聲疾呼,對“非核家園”政策,期期然以為不可,也不過是盡有良知的知識份子一份責任。

針對彭教授對本人“抹黑”部份僅回覆如上。

本人對有核不可一書之駁斥,主要集中於環保、缺電、成本三者,以下將依次討論:

1. 環保(減碳)

1.1 減碳成本為正部份

有核不可一書中對環境論述的最大問題就是全盤接受麥肯錫報告中每噸碳單價300美元。彭教授回覆中單單指出本人引用耶魯大學諾德豪斯教授認為碳價應在美金30元左右之論述,並指出經濟學者意見見仁見智,意表碳價300美元並無錯誤。

事實如何?本人在“彭明輝“有核不可?”(2) – 減碳單價300美元?”文中明白指出目前歐盟碳交易市場每噸碳價為5歐元(7美元)。本人也指出麥肯錫在評估全球2030減碳潛力時用的碳價是60歐元(80美元),為何在台灣評估2025年減碳潛力時碳價竟然使用美金300元?本人引用諾德豪斯教授碳價30美元也不過試舉一例指出這是全球能源界較能接受的碳價全球目前實施碳稅國家也無人超過30美元,碳價300美元極不合理這也就是為何國科會團隊(台大、中經院、台經院)2012年報告中指出歐盟8年來碳價最高不過31歐元(43.36美元)300美元數字提出質疑。若採用31歐元麥肯錫報告中減碳成本為正部份之減碳潛力立即由0.64億公噸降為0.18億公噸(30美元計則降為0.15億公噸)

彭教授堅持每噸碳價300美元,只是突顯彭教授對能源十分外行,對國際碳價毫無概念。

1.2 減碳成本為負部份:

彭教授回文中對本人針對“有核不可”減碳成本為負部分之錯誤論述並未申辯,應是了解國科會團隊對麥肯錫報告這一部份並不認同“有核不可”一書對麥肯錫報告此一部份的照單全收明擺的是在認知不足下所犯的重大錯誤。

2. 缺電(備用容量率)

這一部份彭教授回文也是落落長,雖然認錯,但十分不爽快。彭教授回文中也認知其用不同年度的尖峰負載與尖峰能力相比較是有問題的但彭教授筆鋒一轉,竟然託辭其手中資料不足。彭教授以非能源界人士身分臧否國家能源大計,豈非更應抱持謙虛態度,兢兢業業,儘量搜尋正確資料提出建言?彭教授若不知尖峰負載與尖峰能力一定要以同一年度資料比對才有意義,竟然信手以不同年度資料侃侃而談,導出不建核四不會缺電的錯誤結論,顯示其對能源完全外行學術態度難稱嚴謹

3. 成本

本人駁斥“有核不可”中成本部份的錯誤,彭教授不置一辭大概遭人指出彭教授將10億美元誤為1000億美元作為廢核對電價影響“微忽其微”的立論基礎也實在太難堪了吧。

綜觀彭教授對本人對有核不可一書糾錯之回文竟是如此避重就輕,心虛無力(何謂該書只是起個頭?),雙方論證之正誤,昭然若揭。

有道是窮寇莫追,個人也不為己甚,但有核不可一書內容引經據典,洋洋灑灑極易誤導一般大眾,衝擊國家能源政策嚴重影響國計民生,對該書錯誤及彭教授回文實有必要作進一步澄清。

本人每寫完一篇文章都簡短以請卓參三字轉貼網址,以電子郵件方式寄天下雜誌上週寄送殷董事長之信是唯一一封正式信函,也不了解為何這種手段是出版界所罕見”。個人很能體會彭教授被天下雜誌逼得很無奈必須回覆的心情,因為實際上彭教授對個人論述是難以反駁的


看到彭教授回文中提及“言論自由”這個大帽子,個人也實在忍俊不住以彭教授名望及天下盛譽,有這麼一本錯誤百出的書籍作為負面教材繼續流通面子上掛得住嗎?個人將心比心一片善意提醒彭教授與天下雜誌所謂“社會責任”不能只當口號喊,是否能身體力行才是彭教授和天下雜誌的試金石。

延伸閱讀


4 則留言:

  1. 不知陳董是否過彭教授下面三篇文章。附上連結。

    錯的事 不該堅持到底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D0030/237990/web/
    錯誤更正:關於冷氣效率與節能問題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6/blog-post_4.html
    關於網頁文章裡的錯誤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3/07/blog-post_19.html

    我大概瀏覽了『有核不可』一書。發現彭教授真的很有「意思」。
    就像上面連結一樣,他會用錯誤且誇張的數據,來讓自己論證看起來很有力。事後即使發現數據錯誤,也會要讀者「從整體面去評估」他「所提的觀點」,「吸收可取處,再就不足處批評」;亦即他的說法一定是有可取之處,所以數據錯但整體結論還是正確。(這點很有趣)

    因此批評的人若不先認同他部份的觀點,那你就是來搗亂的。

    所以陳董您若要與他進行「有意義」的對話,就要先同意,他的哪些觀點非常有道理,再和他討論他亂用數據的部分。(這點也很有趣)

    或許彭教授真的不知道引用的數據有問題,但說真的,就像他對自己的評價「數字實在不是我的長處」,但「我相信自己的長處在跨領域的視野,和介於理論與現實間的敏銳辨察」。如果他真的如同自己形容的那麼敏銳,怎麼會去輕易相信美國冷氣的效率是台灣的三倍呢!?有這種冷氣,敏銳的台灣商人早就賣到國內來,銷售一空了。想想你家的冷氣費可以省3分之1,無論是否贊成核電,每個正常人都希望人手一台吧!

    我認為『有核不可』這本書最大的缺點是,彭教授認為以他的能力,他自己可以消化所有的資料,跨界閱讀完後,還直接撈過界罵該學界的研究者無能。真的是很可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太有趣了,還真不知道有這麼一段故事。不過個人倒很贊同彭教授「錯的事 不該堅持到底」這一文章標題。

      刪除
  2. 彭大教授真的很好笑,說儘管來信指正,但只要來函略有一點不對勁就砍,阿不就只能說他好棒棒?!沒有能源專業跨屆亂讀數據,淪落到辯論層次最低的人身攻擊,唉,可惜了阿!

    回覆刪除
  3. 對於彭大也覺得他言論越來越奇怪了,他網站連留言系統都不敢開,可能怕被指正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