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陳立誠六分鐘減碳指標跳票演講




中國時報推出「無色覺醒」系列,邀請各界人士討論民眾關心議題。本人預錄討論減碳指標跳票的六分鐘演講已於今日播出,歡迎觀看。無色覺醒》陳立誠:蔡政府的這群外行人


2018年9月13日 星期四

研討詹長權/莊秉潔「深澳電廠空汚致死」議題


本文發表於蘋果論壇:深澳電廠空汚致死平議

昨天許多媒體都以極大編幅報導台大公衞學院詹長權教授及興大工學院莊秉潔教授之研究,指出深澳電廠運轉15年可能造成576人死亡,因此不應興建深澳電廠。

詹教授在麥寮六輕有十餘年連續追蹤化工廠對公共衛生的影響,數據極為豐富。但個人未見詹教授對燃煤電廠對公共衞生影響的長期追蹤論文,莊教授的空汚模型也與環保法令規定不同,所以該團隊的結論實有賴進一步驗證。另外造成死亡也很模糊-人總有一死,減短多少年壽命是否為較有意義的指標?

但退萬步,假設該團隊結論正確,是不是足以構成不建深澳電廠的理由則直得作進一步的探討。

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駁斥「為了個人私利,揭穿陳立誠的謊言」一文




本文發布於風傳媒:陳立誠觀點:駁斥「為了個人私利,揭穿陳立誠的謊言」一文

http://www.storm.mg/article/487689

個人去年於大愛電視台「人文講堂」發表電視演講----能源問題攤開說,在網路上廣為流傳,頗具影響力。

但說真話不免踩到有些人痛脚,數月前有人傳來王漢銘先生在「放言」上寫的「為了個人私利擁核,揭穿陳立誠的謊言」一文反駁個人在大愛電視台的演講。該文水準低落,錯誤百出,個人懶得理會。但近日發現該文在網路上一再出現,為免一般讀者為其誤導,謹在此針對該文之謬誤一一破解。

2018年9月8日 星期六

短評:再談地熱發電是空頭支票



週一部落格發表陳立誠六分鐘綠能指標跳票演講及地熱必然跳票,友人傳來一位中油退休前輩的看法,很值得大家參考,進一步了解蔡政府外行團隊的空頭支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別的我不很深入,但地熱運用一事我相當清楚,遠在民國50年代政府就已經在考慮地熱能源利用問題,中央地質調查所在約民國55、56年間委託中油在現在陽金公路中湖到冷水坑間,七股山對面的七星山麓打了第一個地熱探勘井馬槽一號,並在鄰近蓋測試用的地熱木材乾燥廠和利用地熱養殖鱷魚試驗場,後來又在現在冷水坑遊客中心的位置打了馬槽二號地熱探井,又利用一個暑假在北投惇敘高工操場也打了一個地熱探井,58年7月到8月由地調所主導,找了一批台北工專主修地球科學的學生調查北投到金山間整個火山群地下水的分布及連通狀況,在下也參與了那個工作,所以相當清楚,同一時期中油在宜蘭清水一帶也打了幾口地熱探井,目的在了解東部因岩層擠壓產生的地熱是否有商用價值,我們去過的清水熱泉就是地熱井的副產品,整個地熱調查大概足足忙了二三十年,結論是大屯火山區酸性太強(我們為保護井孔,會安裝從井底到地面的一整串鋼管以避免井孔坍塌,為了抗酸,馬槽地熱井的保護套管改用特別訂製的不鏽鋼管,安裝兩天後用儀器探測,竟然發現整串不鏽鋼管差不多已完全被溶蝕掉,估計地下水酸度跟濃硫酸差不多),無法利用,而東部的地熱也因無法穩定供熱及供水沒有實用價值,40多年前政府已弄得清清楚楚的不可行方案,敢拿出來唬弄選民,更可笑兼遺憾的,竟然還有許多人信它的,真是悲哀,這樣的國家不亡,哪個國家會亡。

2018年9月3日 星期一

陳立誠六分鐘綠能指標跳票演講


中國時報推出「無色覺醒」系列,邀請各界人士討論民眾關心議題。本人預錄討論綠能指標跳票的六分鐘演講已於日前播出,歡迎觀看。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深澳電廠對北台灣無比重要



本文發布於蘋果日報:深澳電廠對北台灣無比重要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80830/1420309/

興建深澳電廠成為社會眾所矚目的議題,深澳電廠是否應該興建可由區域及全國兩個角度來探討。

台灣用電基本上分為北、中、南三區,最佳情境是各區用電,供電平衡,如此可減少越區輸電的風險及電能損耗。輸電線路及輪電鐵塔占地很大,因土地限制越區輸電也有其限制。台灣北部工商業發達,人口眾多,夏日尖峰負載佔全國4成,但土地資源極為珍貴,電廠興建不易,多年來用電都仰量中電北送。

由區域性角度研討深澳電廠有無興建必要要看三個數字。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沈部長何苦當能源政策替死鬼?



本篇發布於 風傳媒:沈榮津何苦當能源政策替死鬼?
http://www.storm.mg/article/482490

本期天下雜誌封面故事為「來不及實現的非核家園」。其中有一篇專訪經濟部沈部長,個人讀後心情極為沉重。主管全國能源政策的經濟部長對能源議題竟然充滿了誤解及誤導,在此一一就教於沈部長。

沈部長說台灣自然條件好,十分合適大力發展風力、大陽能等再生能源。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的條件真如沈部長所說的這麼好嗎?

2018年8月23日 星期四

離岸風電融資之巨大風險




本篇發布於風傳媒:陳立誠觀點:離岸風電融資之巨大風險
http://www.storm.mg/article/479778

報載離岸風電獲遴選及競價得標之七家業者,除一家申請展延,其他六家都已於815日繳交契約書與保證金,離岸風電在國人強烈質疑下,似乎又達成一個里程碑。

設置離岸風電需要數千億元資金,籌錢是頭等大事,目前業者當務之急就是以專案融資(project financing)方式向銀行及金融機構貸款。銀行融資前的首要工作即為風險評估,個人讀了不少離岸風電融資報導,深感金融業者在進行風險評估時,忽略了「棄電」及「修約」兩項極大風險。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短評:再談風力發電「起動風速」



前幾天報紙又以「夏天沒風,風機不動」為標題,報導夏天風力發電貢獻很小的事實。

但報導中風機業者指出民間業者的風機較佳,風速每秒2.5公尺就能運轉,不像台電機組要風速每秒4公尺才能運轉。聽起來民間業者風機比台電強得多,但差別到底多大?

風力發電有所謂「額定容量」,就是該機組最大功率。假設某機組最大功率為5MW(5000瓩),則該機組在風速達到其設計風速時,每小時可發5000度電。

一般風機設計為風速每秒12米時達到最佳出力,所以如果連續1小時風速都是12米,則額定容量為5MW的風機每小時可發5000度電。

但風機功率與風速成3次方比例,即風度為6米時,該風機功率只有風速12米時的1/8。風度為4米時,該風機功率只有風速12米時的1/27。一般風機設計時以12米為最大出力風速,但只要風速達2.5到4米,風機就會轉動,發少量的電。一個5MW的風機,在風速4米時,每小時發電量只有185度(5000/27),在風速2.5米時,每小時發電量更只有45度(5000/110),所以所謂民間業者風機起動風速較低,其實真能多發的電也少得可憐。

台灣秋冬兩季東北季風強勁,夏天即使有風也不大,風機雖然在轉,看來在發電,但發電量極低,與額定功率相差極遠。下次大家看到夏天風不大風機也在轉,可不要被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