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駁斥「為了個人私利,揭穿陳立誠的謊言」一文




本文發布於風傳媒:陳立誠觀點:駁斥「為了個人私利,揭穿陳立誠的謊言」一文

http://www.storm.mg/article/487689

個人去年於大愛電視台「人文講堂」發表電視演講----能源問題攤開說,在網路上廣為流傳,頗具影響力。

但說真話不免踩到有些人痛脚,數月前有人傳來王漢銘先生在「放言」上寫的「為了個人私利擁核,揭穿陳立誠的謊言」一文反駁個人在大愛電視台的演講。該文水準低落,錯誤百出,個人懶得理會。但近日發現該文在網路上一再出現,為免一般讀者為其誤導,謹在此針對該文之謬誤一一破解。

一、太陽能發電時數及成本

本人在演說中指出台灣是個多雨的島嶼,每年陰雨日子太多,並不合適發展太陽能。本人指出台灣每天太陽能發電時數平均約3小時。

王文中指出太陽能每天6點就開始發電,怎麼可能每天只發電3小時?

下表為2014年能源局補助設置太陽能系統之各縣市回報發電量平均值,最右一欄即為每縣市每日平均發電時數。

縣市
年平均發電量
年度日平均發電量

kWh/kWp
kWh/day/kWp
基隆市
897
2.46
台北縣市
958
2.63
桃園縣
1058
2.9
新竹縣
1113
3.05
苗栗縣
1209
3.31
宜蘭縣
931
2.55
連江縣
1148
3.15
台中縣市
1205
3.3
彰化縣
1324
3.63
雲林縣
1269
3.48
南投縣
1142
3.13
嘉義縣
1231
3.37
花蓮縣
767
2.1
金門縣
1140
3.12
澎湖縣
1271
3.48
台南縣市
1285
3.52
高雄縣市
1204
3.3
屏東縣
1147
3.14
台東縣
969
2.66
來源:經濟部能源局陽光屋頂百萬座

該表需要略為解釋。表中第二欄顯示在各縣市裝設1瓩太陽能每年發電度數,每年8760小時,1瓩裝置容量,若連續運轉,每年可發電8760度。該表第二欄顯示太陽能每年發電度數,將該數字除以365天即得到第三欄的每日發電時數,最高為彰化縣之3.63小時,最低為花蓮縣之2.1小時,個人說台灣太陽能平均發電時數約3小時完全符合能源局統計資料。

王文指出台灣未來裝置2000萬(20GW)太陽能,對白天用電很有貢獻。王先生怎麼不提在陰雨天這20GW發電度數為零?陰雨天用電可還是要靠核電、火電。為了配合太陽能靠天吃飯的特性,不知要多花多少錢增加備用火力機組以配合太陽能的斷續發電特性。

王文提及太陽能台電不要出錢裝設,乃由廠商投資,廠商自己會算「投資報酬率」。問題是台電目前電費每度約2.6元,但向太陽能購電,屋頂型每度6元,地面型每度4.5元,台電每年購買太陽光電及原本向用戶收取2.6元的數百億元差價不還是要由增加電費由全國人民買單?本人所言「裝了一堆很貴的太陽能」不正是事實?

二、核電與風電成本比較

本人在演講中提及核電發電成本每度不到1元,綠電每度約5元,以綠電取代核電每度差價約4元。

王文指出兩點,第一點指出核電每度成本1.86元,指控個人有意誤導,低估核電成本。為何個人演說表列核電成本每度0.9元,而王文的數字高了一倍?

理由非常簡單。個人列舉核電每度成本是2011年到2015年六部核電機組都正常運轉時的平均成本,王文列的是2017年一年的核電成本。為何2017年核電成本如此之高?因為一方面2017年只有3部核能機組正常運轉,但要分攤6部機組人事維護等費用,另一方面因核一提早除役,一次認列全部固定資產殘值。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將核一廠無法取得使用執照的乾貯設備成本一次打消。2017年核電成本是很不正常,極為扭曲的一年。要談綠電取代核電差價豈不是應該以核電正常運轉之每度0.9元為準?怎麼可以與2017年成本為凖?

王文又指出陸域風電每度2.6元,與核電相較成本相差有限。但王先生難道不知道蔡政府2025年風電裝置目標6.7GW中陸域風電只占1.2GW,離岸風電占了5.5GW?離岸風電第一階段躉購費率5.8元,第二階段雖降至2.5元,但裝置容量遠小於第一階段。再加上屋頂型太陽能每度6元,地面型太陽能每度4.5元,綠電每度電較核電不是貴上4元?以綠電取代400億度的核電,每年發電成本增加超過1500億元有何疑問?

三、風電容量因數

本人在演講中有一投影片顯示風電在夏天需電最殷切時,貢獻極為有限。讓圖來自台電網站,台電統計105520日到531日間全台風力平均容量因數為5%。王文一再強調風力夏季平均容量因數有10%5月~9月平均容量因數達22%,指控本人提出之5%有意誤導。

個人投影片重點在於顯示在夏天有長達11天「靠得住」的風力只有5%。台電目前在計算備用容量時也以風力在夏季尖峰貢獻為裝置容量的6%計算。因為「靠得住」的風電容量因數才是最重要的數字,若以10%甚至22%作為風力容量因數規劃電力系統備用容量,萬一風機只有5%運轉,全台豈不是要立即限電?

王文也不知所云的提到火力機組維修時無法供電,但火力、核能機組每年歲修都避開夏日尖峰月份。只要機組正常運轉,在夏日尖峰用電時,其裝置容量即為其可供電容量,沒有風力發電天生「靠天吃飯」的問題,用電孔急時偏偏沒風怎麼辦?每年8760小時中,核能機組平均發電超過8000小時,燃煤機組超過7500小時,陸域及離岸風電發電時數只有2400小時及3600小時(多半在秋冬)正是風電靠不住,無法「調度」的明證。

除上述三點外,王文又提及本人曾擔任美國商會基礎建設委員會主席,並聲稱其為一人委員會,本人可一手遮天主導商會白皮書。個人最後一次參與討論能源白皮書會議時參加會員近20人,何謂一人委員會?個人退休後已兩年未參加美國商會任何活動,更未參與美國商會2018年白皮書準備工作。今年美國商會白皮書對政府能源政策提出極為嚴苛的批評,與個人何干?美國商會會員沒有政治考量,但因公司切身利害,極為關注台灣能源議題,王文這一大段又是顚倒黑白,一派胡言。

王文對個人也多所詆毀,其文章標顯為「為了個人私利擁核,揭穿陳立誠的謊言」即不知從何說起?本人退休前服務的吉興工程顧問公司為台灣唯一火力電廠規劃設計專業顧問公司,與核能毫無瓜葛。若台灣廢核,綠電不成氣候,終將由大量增加火力機組填補廢核後之電力缺口,吉興必將業務鼎盛,個人擁核是因深知核電對台灣的重要,有何私利可言?

蔡政府能源政策對台灣必將造成極大的災難,但仍一意孤行,寧可害死台灣,不肯懸崖勒馬的原因之一就是有王某這種自認為「佛祖」的「磚家」打手之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